越痛苦越想跑?跑者嬌傲背後的科學

越痛苦越想跑?跑者嬌傲背後的科學

厲害的跑者也必須承認,跑馬拉松是極度痛苦的挑戰,特別是在最後一段路,痛苦的抽筋、過度摩擦產生的水泡以及各種挑戰極限的酸痛。

然而,再怎麼痛苦,也抵擋不了再跑下一次的決心。

但,這股又恨又愛的情結究竟由何而來?

記憶(memory)雜誌近期發表的研究中,分別記錄62名馬拉松跑者完賽後1周、1個月、3個月和半年的狀況,發現他們大幅低估馬拉松帶來的痛苦。

「儘管跑馬拉松很痛苦,但跑者們認為這是一段正面積極的經驗。」該研究學者Przemysław Bąbel博士說道。Bąbel的研究指涵蓋全馬跑者,比起其於跑者,全馬跑者跨過終點線的瞬間正面情緒更加強烈。

馬拉松的歷程中,跑者比常人更深入了解痛楚,「無關乎你是誰,當你正在經歷一段挑戰,會經歷各式各樣的痛苦和不適。」Wolverhampton大學的運動心理學家Tracey Devonport博士說道,「這種痛苦讓我們展現最強的耐受力,並藉著不斷重複來延長。」

因此,運動員不僅要認識痛苦,還要懂得辨識痛苦的「最大耐受值」,分辨出哪些是可承受的痛苦和接近受傷的痛苦,能幫助長跑的痛苦適應以及建立訓練計劃的方針。

學習辨別不同程度的痛苦,能幫助你克服長跑時感覺的正常疼痛與不適,並調整培訓計畫,來解決更多肌肉拉傷之類的問題。

雖然在各種運動或訓練過程都會經歷痛苦,但低估是記憶運作的重要功能。人類對事件中的亮點特別有記憶點,開始、結束、在加油人群中的朋友和完成記錄,這些片段記憶並非連續事件,而是瞬間印象,因此你不會記得感受,但會對某個片段記憶猶新。

但最重要的是愉悅感,完成比賽的成就、自滿或是驕傲,都能削弱痛苦的感受和記憶,「如果痛苦過程中曾創造兼具價值和正面的回報,我們就不會因為痛苦而放棄運動。」Devonport博士說道。

將痛苦的運動轉化為正面力量,並把這過程內化成為更積極的決心,Bąbel博士建議,跑步時把心力專注於目標和成就,忘掉體力和距離。

快樂跑步,用決心驅動你的意志力!

更多運動醫學好文

改善步幅關鍵肌群 「髖屈肌」

認識跑者殺手「瓊斯骨折」

膝蓋保健室 3大問題跑姿讓膝蓋拉警報

廣告

Author: simondyaco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